尤其表现在她对外来语的翻译上

时间:2019-07-11 08:3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一个国家,必然要有一种统一的文字、统一的语言,不然就会产生混乱。香港由于她的特殊地位,特殊地理以及特殊语言,她的文字也显得特殊,尤其表现在她对外来语的翻译上。

  对国外的球队、国外的球星的名字的翻译,内地以普通话为准则,用普通话来读那些译音,当然会比较顺口的,但用粤语来读,则显得拗口;可能基于这个原因,港人另搞一套,另译一音。本来港人的译音用于港岛,“危害”并不大,偏偏粤省之球迷,包括传媒,也觉得港人之译音读来顺口,于是亦纷纷采用,形成了“一国两译”的局面,给阅读和理解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
  有的译音,两地一样,问题不大,如曼联队(英格兰)、拜仁慕尼黑队(德国)、戴维斯(荷兰)、布朗(英格兰)等;

  有的译音,稍有区别,也影响不大,如瓦伦西亚队(西班牙),粤译作华伦西亚;马拉多纳(阿根廷),粤译作马勒当拿;卡洛斯(巴西),粤译作卡路士等;

  有的译音,区别较大,但想想也还知道,如阿贾克斯队(荷兰),粤译作阿积士;罗纳尔多(巴西),粤译作朗拿度;西曼(英格兰),粤译作斯文等;

  但有更多的译音,相距甚远,就让你摸不着头脑,如埃因霍温队(荷兰),粤译作燕豪芬;博卡青年队(阿根廷),粤译作小保加;齐达内(法国),粤译作施丹;贝克汉姆(英格兰),粤译作碧咸;博格坎普(荷兰),粤译作帕金;索尔斯克亚(挪威),粤译作苏斯克查;特雷泽盖(法国),粤译作查斯古特等。上述译音,如果不是经常接触,谁能想得到彼此之间的联系?!

  这两种译音,都是根据各自不同的语言特点来处理的,用粤语读“博格坎普”就很拗口;同样道理,用普通话读“碧咸”则十分别扭。如果硬要将两种译音作一比较,则普通话译音多追求“形似”,如范尼斯特鲁伊(荷兰),一共六字,惟恐少了一音;普通话译音比粤语译音字数少的不是没有,如巴乔(法国),粤译反而用了“巴治奥”三个字,但这种情况甚少。粤语的译音尽可能简化,追求的是“神似”,施丹、碧咸、帕金即是例子。又如克鲁伊维特(荷兰),一共五字,粤译古华特,显然简洁易记些。